祝贺网站开通

优秀共产党员风采录

守坝人——记原二级坝管理所副所长庞祥河

【2015-08-19】【作者/来源:二级坝局 胡建】【阅读:次】

  来到二级坝,或在大门口或在田间地头或在食堂灶旁你会看到这样一个老头儿,五六十岁儿,头发斑白,皮肤黝黑,爱笑,闲不住,整天忙忙碌碌,与正常年近花甲的老人好像没有多大差别,可要说不同,可能就是他各式各样的角色了:当过办公室主任,当过副所长,开过大客车,干着大厨,是个门卫,也是个农夫。当然,这些千差万别的角色里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始终围绕着二级坝,建设着二级坝,服务着二级坝,几十年如一日,从未停息。

他,就是被我们称为“守坝人”的一名退居二线的副科级干部,我们的老副所长——庞祥河。

艰苦年代的副所长

庞祥河1974年参加工作,担任二级坝节制闸安全警卫。那时的二级坝,工作和生活条件都非常艰苦:路面坑洼不平,尘土漫天飞扬;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地处偏远,交通不便;经常断水断电,很多时候值班只能吃盐水泡白菜。就是在这种恶劣的条件下,当时还不满18岁的他,开始不分严冬酷暑不分白天黑夜地扛枪站岗,瘦小的身体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在这种艰苦环境的长期磨练下,他逐渐历练成为一名刚强的男子汉。

由于工作出色,1984年,庞祥河被提任为办公室主任。他俨然成了个大管家,谁家停水了谁家没电了,哪里管道漏水了哪里厕所堵塞了,他总是第一个到场解决问题。在一件件琐碎的鸡毛蒜皮中,大家发现他变了:原本豪气爽快的他变的勤俭起来,开会剩下的一张纸一支笔一个纸杯他都视若珍宝般地收起来,仓库被他打理的像个整齐有序的百宝箱。有的同事埋怨他的锱铢必较,他却说:只要我负责这一块,我就不能让一丝一毫的资源在我手中浪费掉。

就是这样固执的认真负责,让他在1995年挑起了二级坝管理所副所长的担子。从此,责任二字牢牢地压在他的心头,越是艰苦的挑战他越是冲在前头。最让人心有余悸的是98.5人工开闸泄洪,庞祥河带领大家在大雨中从下午五点开始开闸,一直开到天亮。经过了一夜的惊险紧张,大家坐在闸门上、靠在桥栏杆上裹着湿漉漉的衣服就睡着了,可没等大家休息过来,又接到了关闸的命令,他又带领大家拖着满身的疲惫逐个关闭了闸门。

凭着这种不怕困难的顽强意志和对事业的挚爱,经过他与班子其他成员及全体职工的共同努力,二级坝旧貌换新颜:露天的启闭机上建起了宽敞明亮的启闭机房,简陋的办公院落变成了环境优美的花园式办公区,昔日尘土飞扬的二级坝枢纽逐渐变成了风景秀丽的水利风景区。

他是个驾驶员

转眼间,庞祥河已经工作了28年,二级坝的风霜雨雪把这个曾经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雕刻成了个小老头儿。2002年,按照上级机构改革的要求,时任二级坝副所长的他退居二线了。一头牛,卸了架,该休息了,该享受了。

正当庞祥河准备功成身退、颐养天年的时候,局领导找到了他。原来,由于机构改革,人员减少,单位的通勤车没人开了。单位本来想在社会上聘个司机,但由于二级坝地处偏僻,家属院与二级坝之间的路况太差,加之给的工资又低,很多驾驶员都不想揽这个麻烦活儿。于是,领导想到了庞祥河,想让他临时帮个忙,待有合适人选再把他替下来。庞祥河知道单位的难处,二话没说,爽快的答应下来。没想到,这个忙一帮就是4年。他风里来雨里去,一天两趟扬尘路。当时很多人都说老所长给我们开车,心里过意不去。庞老头儿却轻描淡写地说:有什么过意不去的,好好上班,就什么都有了。

他是个门卫

二级坝地处苏鲁边界,虽然地理位置偏僻,但过往人员车辆多,人员情况复杂,加之院子大,下班后单位人员少,入院偷窃现象时有发生。2006年,二级坝院内连续发生2次职工宿舍被盗现象,弄得职工人心惶惶,影响了职工队伍的稳定。这件事象一块石头,重重的压在庞祥河的心上:这怎么行?没有安定的环境,职工怎能安心上班?经过几天的思考,他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出乎预料的决定:到单位看大门。

他主动找到了领导,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虽然领导认为让这样一个德高望重的老同志看大门有些于心不忍,但看到他那样真诚、那样执着,还是答应了他的请求。于是,他又说服了同样是二级坝退休职工的爱人,舍弃了城里的大房子,舍弃了城里的优越生活,跟他一起住进了二级坝只有十几平的门卫室。有的职工问他为啥,他说:在这工作大半辈子了,这是个牵挂,放不下。

从此,他无停歇地呵护二级坝,更像是照顾他一手看大的孩子。白天,谁进谁出,他必问清楚,像个战士一样英勇却又柔情地捍卫领土;晚上,四处巡夜,角角落落他必走到,像父亲疼爱自己孩子,闭上眼便挂念,生怕有谁打搅了他熟睡的宝贝。

我们开玩笑地说副科级的门卫就是不一样,白天晚上都不歇班,他笑着回应,插花地带太乱,可不能歇,可不能歇……

他是个大厨

2014年,二级坝食堂改革,职工们吃饭成了问题,庞老头儿再一次自告奋勇挑起大梁,因而他又多了一个身份——大厨。从此,不管严冬,不管酷暑,烟熏火燎里总能飘出诱人的香气,看着职工们各个狼吞虎咽着可口的饭菜,庞老头儿总是欣慰地笑着看着,歇一会儿,等湿透的衣背晾干,等脸上的油光抹去,才再开始吃饭。每当有接待任务时,他更是早早地到食堂清理,扫地拖地刷锅刷碗洗菜顺菜切菜炒菜,往往一顿饭做下来他都累得几近虚脱,可他总是趁人吃饭的时候休息一下,等大家伙儿吃完他再开始重复刷锅刷碗扫地拖地……,可能谁也没注意,很多时候,他忙的连都来不及吃。

我们差点忘了,他是个年近六十的老人了,佝偻的背,斑白的发,提醒着我们,他老了。我们差点忘了,他是个老领导啊,曾经的雷厉风行,曾经的果断英明,在柴米油盐的琐碎中,提炼成我们对他的更深的尊敬。他说,只要是对大家伙儿好的事,我都觉得其乐无穷。

他是个农夫

庞老头儿就是这么神奇,总能变着花样的给我们惊喜,这不,二级坝的几块空地又成了他的用武之地,他带着爱人扛起锄头开荒、播种、施肥、浇地,俨然成了个正儿八经的农夫。不经意间大家发现,二级坝处处硕果累累,瓜果飘香,有机瓜果蔬菜随手可摘。庞老头把这些绿色美味的瓜果蔬菜采摘下来,拿到食堂,让全局职工食用。食堂吃不完的,庞老头儿就给大家伙分分,带回家,让老人孩子都跟着吃个新鲜。庞老头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当打发时间了。可是我们明明看得出他晒黑了,累瘦了,起茧了……

他是一个好心人

2014年,冬夜,大雪,准备再巡一遍夜就休息的庞老头儿看到院门口路边的雪地里有一团黑影,走过去一看,是鼻子脸摔出血的醉汉,浑身脏兮兮,鞋子也掉了一只,蜷缩在地上瑟瑟发抖,庞老头儿随即找来自己的棉鞋和军大衣给他穿上,端来热水让他喝,等醉汉醒酒了打电话给他的家人来把醉汉接回家,临走又拿出自己的褥子给醉汉披在身上,家属千恩万谢,庞老头儿手一挥,说道赶紧回家休息吧。可是,他可能忘了,因为这个与自己不相干的醉汉,他和老伴儿又是忙到半夜才睡。

越是深夜,越是有不速之客,因为十几里的路上漆黑一片,只有庞老头儿这里有灯光,有赶路赶累了的,口渴讨碗水喝的,车子坏了的,找不着路的,首先看到的希望之光就是庞老头儿这里。这里,就是深夜里赶路人的精神补给站。我们的庞老头儿就像个航灯,不,他就是个航灯,照亮匆匆赶路人的前程。

送过迷路的精神病,劝过想跳桥的轻生者,推过抛锚的车,救过受伤的动物,庞老头儿像有使不完的劲儿,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他都时刻准备着伸手帮一把。

庞老头儿经常跟我们说,谁出门在外都有个难处,咱这条路上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就我这里能有碗水喝,有个地儿可以歇歇,咱就不能嫌麻烦。

局里流传一句话——有困难,找老庞,庞副所长帮您忙。就是这样的一个他,无休无止的呵护着我们,呵护着二级坝。